很遗憾,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,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!

搜狐足彩

依附在手机​品牌产业链上的莞企如今何去何从?

2017-03-20  来自: 沧州旭曦数控机床附件制造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:139

依附在手机品牌产业链上的莞企如今何去何从?

 【中国机床商务网 市场分析】

     在智能手机的繁华背后,在苹果、三星、华为、OPPO、vivo们的光鲜与风光背后,是大量依附在这条产业链上的代工厂。它们身居幕后,默默无闻,承受着利益与风险的双重考验。这些依附在手机品牌产业链上的企业,它们可在顷刻间崛起成一个超级代工厂,亦可在一夜之间垮掉。它们很难主导自己的命运,在技术迭代和市场变迁中,有的成为随波逐流的浮萍,有的侥幸成功。依附在手机品牌产业链上的莞企如今何去何从?
 


  3月,东莞市长安镇乌沙社区,一片繁忙的景象。这个面积仅10平方公里,本地人口和外地人口加起来近10万人的社区,随同“绿蓝兄弟”已经走向了全世界。
 
  这里,盘踞着中国目前风头最劲的两大手机品牌OPPO、vivo,也是它们的发家之地。此时,两千多公里以外,甘肃陇西县,不到2公里的北城路上分布着大大小小25家OPPO、vivo手机店,不断有进出购买手机的人们。
 
  甘肃陇西北城路不是特例。近年来,伴随着智能手机的崛起,“手机街”如雨后春笋,在中国的各线城市和城镇里四处生长——它们是当下智能手机黄金时代的最好代言人。
 
  然而,在智能手机的繁华背后,在苹果、三星、华为、OPPO、vivo们的光鲜与风光背后,是大量依附在这条产业链上的代工厂。它们身居幕后,默默无闻,承受着利益与风险的双重考验。
 
  这些依附在手机品牌产业链上的企业,它们可在顷刻间崛起成一个超级代工厂,亦可在一夜之间垮掉。它们很难主导自己的命运,在技术迭代和市场变迁中,有的成为随波逐流的浮萍,有的侥幸成功。
 
  技术迭代冲击
 
  由于市场表现不如预期,加之面板厂商的激烈竞争和自身技术更新不力,胜华科技持续亏损,陷入破产重整困境,由此牵连大陆子公司。
 
  3月9日上午,松山湖高新区,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蓝思科技”)松山湖基地动工仪式在此举行。蓝思科技常务副总经理李晓明走上前台,热情洋溢地致辞称:“今年,蓝思科技这个项目要实现30亿元的产值。”
 
  蓝思科技松山湖基地的厂房,前身为台企联胜科技。联胜科技停产两年多后,这座厂房终于迎来了新的主人。虽然当天的天气有些阴沉,但联胜科技破产的阴霾已然散去,这里重新焕发了生机,代表着手机新兴力量的蓝思科技入主。
 
  联胜科技当年的繁荣景象并不遥远。杨铭是2012年进入联胜科技的,刚刚进厂,生产车间的繁忙令他感到惊讶。很快,这个90后年轻人适应了流水线的工作。杨铭和其他数千名身穿工作服的工人一样,他们需要不停地在车间加班加点,才能应付旺盛的订单需求。
 
  杨铭表示,到了2014年初,他逐渐发现,加班时间少了。他在与同事闲谈中了解到,原来是因为企业的订单减少了。由于加班时间变少,工人的工资也随之下滑,许多员工选择了离职。
 
  不安的情绪是从2014年下半年出现的,此前的危险信号终于成真。终于,工厂在2014年年底骤然停摆。由于台湾母公司胜华科技的破产重整,联胜科技也随之停产。
 
  据杨铭回忆,当时他搜索见诸报端的文章才了解到,胜华科技曾是小米最大的触控屏供应商,在业绩爆发式增长的预期下,胜华科技也在大陆加紧增资扩产。然而,由于市场表现不如预期,加之面板厂商的激烈竞争和自身技术更新不力,胜华科技持续亏损,陷入破产重整困境,由此牵连大陆子公司。
 
  联胜科技倒下时,厂区只有1000余名工人了,他们必须告别曾经生活工作过的厂区,另谋出路。在离开厂区的最后一天,杨铭和朋友拍了几张照片,他想留下这段工作经历的回忆。
 
  两年多的沉寂之后,这座厂房有了新的接管者。2016年12月,蓝思科技出资参与联胜科技重整。蓝思科技为中国前女首富周群飞创办,是一家高端显示屏触控功能玻璃、蓝宝石、陶瓷面板研发生产企业。
 
  从蓝思科技涉足的领域来看,其与联胜科技算是同行,不过,蓝思科技从开始就瞄准了新兴技术。蓝思科技如今大举进军东莞,与当年胜华科技的加码颇有几分相似。“这个项目总占地面积约31.6万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约50万平方米,5月份就可投产。”李晓明说。
 
  联胜科技的倒下对吕成威触动很大,作为东莞电子行业协会的副会长,他见证了这几年智能手机产业链的变迁。
 
  以手机外壳技术变革为例,此前,手机厂商多用塑料壳,珠三角涌现出众多的配套厂商。“当时东莞一下子涌现出数百家这样的企业,别管有没有技术,反正有订单,这些企业活得都很滋润。”吕成威说。
 
  与品牌商共进退
 
  不只技术迭代会对手机产业链带来影响,手机品牌市场份额的变动也会对企业造成冲击。近几年,智能手机市场瞬息万变,依附于手机品牌商生态圈中的企业,也只能随手机厂商共进退。
 
  苹果和三星最为风行的那几年,众多企业依附于其产业链上,成为行业红利的受益者,其中位于东坑镇的富港电子和富强电子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富港电子和富强电子同属于台湾正崴集团,它们均是苹果的重要供应商,其主要为苹果生产连接器、连接线等产品。
 
  3月10日,在富港电子车间,身着工作服的工人来来往往穿梭其间。富港电子副经理杨景盛来大陆工作已经7年时间了,他对当年厂区的繁荣景象依然记忆犹新。对于当时盛极一时的景象,杨景盛用“万马奔腾”来形容。每天,数万名工人加班加点,所有机器开足马力来应付订单,好似一场战争。
 
  “高峰时,这里有6万多人。通常都是货还没出,苹果公司的车就在那里等着来拉。”杨景盛说,当时,工人永远都不够用,政府部门都要出动人手帮忙找工。
 
  这两年,伴随着国产手机品牌的崛起,苹果的市场份额被一再蚕食。如今,富港电子和富强电子两家企业的订单虽然稳定,但其业绩增长有放缓趋势。杨景盛也坦言:“现在,有时候产品出厂后,苹果公司会隔段时间来拉货。”
 
  凯励电子厂副总经理易建军在手机行业浸淫多年,他回忆称,几年前,“中华酷联”这四大国内品牌声名鹊起,一时间风光无两。然而,几年过去,除了华为一路高歌猛进外,其他三个品牌均已走上下行通道,依附在这三个品牌之上的企业,也被牵连其中。
 
  2016年,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再次迎来重大变化,以OPPO、vivo为代表的东莞品牌则成为其中的翘楚。吕成威观察发现,2015年开始,围绕着华为、OPPO、vivo这些手机品牌,精加工、钣金、CNC等一大批手机配套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 
  手机品牌商市场座次的变动,背后是手机产业链的又一次洗牌。在走访协会中的企业时,吕成威发现,之前某个手机品牌的供应商,要么已经转投到其他品牌供应链旗下,要么就选择关停或转行。
 
  对于市场更迭,吕成威也感慨万千。“中小企业还是受制于品牌商,这些企业也是身不由己。一个品牌的兴衰,会有一连串的供应链在改变。”他说。
文章链接:中国机床商务网 http://www.jc35.com/news/Detail/62855.html

产品展示

相关资讯 更多>>